• Ah Yue

專訪漫畫家黎達達榮,地獄火車中進發中⋯⋯

Updated: Nov 20, 2018


「我常常問朋友這個你看明白嗎? 很多時他們都回答說看不明白。我覺得這個很好笑。不過,若然這個成為了我的招牌,便讓它繼續下去吧!」黎達達榮邊說,邊不停翻弄著新作《十七樓叉燒》的概念圖本子。


Interview 訪問/TubbyFellow

Write 文 / Ah Yue 阿茹

2018年11月6日



第一次接觸黎達達榮的漫畫,是大學時代了,還是90年代的時候。那時候很喜歡去信和買日本漫畫看,安達充、池上遼一、高橋留美子、北条司的,都很是喜歡。有天漫畫店看到一本漫畫,封面人物造型怪怪的,但頗有趣。黎達達榮著? 這個日本作家可沒聽說過,當時也沒想過是香港漫畫家來的,因為當時對香港漫畫的印象就是黃玉郎式充滿「風」的動作漫畫。第一本買了的,就是《慢慢豬‧凸凸交》,只覺得書名和角色很可愛,不知有何意思,只覺與作者名字很配襯。





就是這樣,我對黎達達榮漫畫的印象,就是慢慢豬、凸凸交、木積積這些角色,畫風古怪、另類、異想天開;換個說法,是覺得很有趣,不知怎地就是會追看下去,但總是看得不太明白。今年6月,在Gallery Z 的主責人Mandy 聯繫下,有幸拍攝到他為即將出版的新作《十七樓叉燒》的創作過程,更邀請到一直努力為香港漫畫人策展及出版的肥佬 (tubbyfellow) 進行訪問,為這些多年來「明」和「不明」的問號找找答案。


「我很著重讀者是否能看明白某些內容,會從讀者的角度反覆看…… 我覺得讀者是對每一頁,每一個構圖都能看明白的,而我確實花了很大氣力去讓讀者明白這些。」




去年黎達達榮出版了《十八樓燒肉》(The Pork Chops Inferno),十分驚訝原來他還會畫恐怖鬼故事呢!今次角色由可愛的人物變成了辦公室白領,被黑白無常的狗仔引領去地獄,以長篇漫畫格局登場,維持其個人風格,全書沒有文字,卻引入入勝,緊張非常。


「我相信讀者看我的畫時,一定明白角色間發生什麼事情,明白每一個動作的內容的。只是,當將這種種拼湊起來後,卻未必明白動作背後的動機。我有兩面的性格,對某些事很執著,但有時又很沒所謂。或許是這兩種極端的性格造就了我的人生。」



這可真是說中了我的感覺,當我看《十八樓燒肉》時,大意是明白了一群白領在辦公室失火後到陰間,遇到連串詭異驚險的事:例如主角們在鏡中各看到不同的鬼樣子才恍然大悟自己已死去;又或是主角們在辦公室發現一個又一個微型棺材,打開後發現一個小型的自己躺在裏面。但若問整個故事的來龍去脈,卻有時真的摸不著頭腦。


「其實很多人看故事也好、看電影也好,只要看明白了故事大綱便覺得是明白了,或許很多人只了解了大主題後,反而放棄去了解當中的細節。但我並非如此,無論看書或看戲,我很喜歡看為何那個人會於那時候做那件事,作者或導演是在人生哪階段創作該作品呢?當時的社會狀況是怎樣?就是看不明白故事內容也沒所謂,我想明白的是其他東西,可能因為我這種閱讀習慣,令我創作時不太注重大的主題,令讀者更摸不著頭腦吧!」



看黎達達榮的漫畫,相信大部分人都是不時閃出一些問號,但卻被當中的每一頁、每一格的緊湊構圖,奇異情節吸進去想像的空間中。十八樓的燒肉最終好像燒到了地獄去,又好像沒去,管他呢!正是種種疑幻疑真,叫人很期待那十七樓的叉燒。

*鳴謝:Gallery Z、Influencer25


© Tarte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