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h Yue

當迷失變成消失,藝術家將 “LOSS” in Translation 重生

Updated: Jan 6, 2019


如果一本譯著和原著能有相差二百多頁的內容時,當翻譯的LOST(迷失)變成 LOSS(消失)後,那還能說得上是「譯著」嗎?當不同已不再是文化差異可以解釋時,我們可以如何宣說那種消失的含義?

Write文/阿茹 Ah-Yue


當你看翻譯著作時,有想過內容與原著真的是相同嗎?相同,真的可能嗎?小編今年往英國參與一個關於村上春樹的國際研討會時,看到各國譯者如何費盡䀆心思地以本國的語言去表述異國的概念。從這個角度看,翻譯也不失為一種創作,Lost in Translation中的迷失,或許另產生了一些原著沒有的餘韻,成為譯著中可堪玩味的地方。然而,如果一本譯著和原著能有相差二百多頁的內容,當翻譯的LOST(迷失)變成 LOSS(消失)時,那還能說得上是「譯著」嗎?當不同已不再是文化差異可以解釋時,我們可以如何宣說那種消失的含義?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2018) " of Hsu Wai Lun

藝術家許維倫(HSU Wai-Lun)將面對這種LOSS 的震憾感受造成創作,以另一本書的形態呈現出來。歷史學術著作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的英文原版於1970年由牛津大學出版社在美國出版;2001 年,由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在香港出版《中國近代史》繁體中文翻譯版;然後於 2008 年在中國出版同名簡體中文版。然而,在簡體中文版本中,有十一個章節(即超過二百頁之內容)被刪減掉。


許維倫於2018年創作了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2018)” ,在英文原版及簡體版中逐字對照,抽選在簡體中文版中被刪掉內容的英文原版對應頁數,將當中沒有被譯出來的內容模糊掉。許同時將消失了的原著頁上的圖片也模糊掉,畢竟沒有內容對照的影象,其義意也變得殘缺不全了。那些被刪減的部分之多,幾乎是充滿了整本再創作的「書」,形成一頁又一頁由灰黑記號重組而成的畫作。


然而,唯一沒有被黑影掩蓋的是在內文中出現的年份。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2018) " of Hsu Wai Lun

「我是故意留下年份的資料的。因為歷史上曾發生過事情,必然會在時間軸上留下無可磨滅的印記,無人能將之抺掉。」當我向許維倫提出這個疑問時,他堅定地回答。書中的年份,似乎在努力地向讀者發出一些信息。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2018) " of Hsu Wai Lun

「你無法想像沒有翻譯出來的內容竟然多達200多頁。這些消失的內容,本身便可以成為一本書。因此我動起念頭將它們再出版,讓它們再次重生。我還特意以黑紗布膠封書脊,做成這種原始的、未完成的感覺;就像這本書就是從原著中暴力地撕下來的一部分。」出版這本不完整的書正訴說著藝術家的創作理念,叫人關心與思考當代中國審查制度,甚或是世界上任何政治體對創作和自由的侵佔。


許維倫的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2018)” 初版印量50冊,或許將之視為版畫創作更為貼切。他於2018年12月初回港舉行新書發佈,此珍貴的初版作品,可以選擇往 mmmmor studio的官方網店訂購。



許維倫 HSU Wai-Lun (香港 Hong Kong)

視覺及聲音藝術家,現居德國杜塞道夫,畢業於荷蘭海牙皇家藝術學院 (2018)/Master of Arts in Fine Art and Design (Artistic Research) 及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 (2012)。於2017年與設計師蘇麗平 (Somely) 創立 mmmmor studio (Düsseldorf),現主要在德國發展,偶會回香港。

www.mmmmor.com

© Tarte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