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h Yue

十二年磨一劍的生活設計實驗「十二肖」——設計師劉小康專訪 – TARTEz

「十二肖」是劉小康創辦的「文化實驗室」的一個長達十二年的設計項目,由2008年的鼠年開始,每年劉小康會邀請一位著名藝術家或設計師共同創作當年的生肖作品,經歷了十二年到今年2019年的豬年將完成最後一件作品。人生有幾多個十二年?究竟有多宏大的心願才會花十二年來做一個實驗?



甫進入劉小康位於創新中心的辦公室,迎接我們的就是「十二肖」中由雕塑大師張義創作的大金牛。記得上次到訪找劉小康也是因為十二肖,而原來我第一次訪問他,正是十二肖推出之年。或許,就是這些動物為我們結緣。儘管已香港設計界無人不識大師,但他可是一點架子也沒有,一見面便和拍攝團隊的同事握手,就如十二年前我這個無名小卒訪問他時,永遠是那麼笑容可掬。接著他逐一檢視枱上十二肖作品的陳列,開始訴說當中的故事:鼠年找到玩具設計師Michael Lau合作,希望有一些實用好玩的元素,而Michael Lau做出的老鼠筷子座屁股上有個『鼠』字的刻印,可能是Michael唯一一件有中文字的作品;牛年請來老師張義操刀,原來那隻金牛雕塑是用張義即席用紙摺出的紙牛來做製作模型的。


十二肖: Michael Lau 的鼠年雕塑及張義的牛年雕塑 (圖片提供: 文化實驗室)

我好奇當初為什麼會有以十二肖為主題的這個項目概念的呢?


「當初選十二肖作為主題,純粹因為它夠大眾化,也是華人根深蒂固的傳統,很想看看這樣老土的題目,放在一群來自不同領域的設計師手中會否有另一翻創作呢?這是鼠年才開始決定,沒有一開始詳細規劃整個十二年要做什麼,是邊做邊構思的。」

源於香港的堅持


是的,不少驚為天人的設計也是緣於一個偶發的概念的。但一個這樣龐大的項目,背後總有些框架或大概意吧,否則每年一個獨立的項目,又和不同藝術家設計師的合作,很易失卻了大方向,變得面目模糊。「當然,整個項目當中,我有一個很強烈的堅持,就是所有藝術家、設計師均是出身於香港的。為了這個堅持,我是抗拒了不少引誘的呢!在項目開始了數年,已獲得各界很好的迴響,不少藝壇的好朋友也說想參與,覺得很好玩;但為了這個堅持,我拒絕了不少與國內外知名藝術家設計師合作的機會。」


不說不知,驟看十二肖的藝術家是來自五湖四海,如法國汽車設計師羅偉基 (Antony Lo)設計的〈翔猴〉雕塑,流線動態感十足;又有旅居意大利的雕刻家薩璨如創作大理石雕塑〈如兔〉,由她擅長的抽象線條感塑造而成,小巧雅緻。原來這些不少在海外享負盛名的藝術家都是來自香港這片彈丸之地的。


汽車設計師羅偉基設計的〈翔猴〉雕塑,流線動態感十足 (圖片提供: 文化實驗室)

旅居意大利的雕刻家薩璨如創作大理石雕塑〈如兔〉(圖片提供: 文化實驗室)

「這是身為香港人應該做的,其實香港設計是華人社會中最早做到很現代的,70年代已起飛,甚至啟發了鄰近地區的發展,要保持這種競爭力,除了鬥創意,也要鬥品質、鬥內容的突破。十二肖這個項目,是要求自己不斷再提升,也挑戰合作者,他們應該在過程中也挑戰了自己而有所提升 ,當中包括藝術家、設計師、篆刻家、印刷人、平面設計師、書法家等。」


和香港今天不少成功的設計師一樣,劉小康也是在香港經濟起飛年代開展其設計事業,有著香港土生土長設計師的完型,他們並不空談概念,除了靠天馬行空的創意,十分執著作品的細節及手藝的完美;別人看他們已有很大的成就,他們卻不希望被一些所謂「成功」的方程式所限制,他們選擇不斷挑戰自己,甚至挑戰別人。香港設計和香港多年的發展一樣,有其精神和特色——彈性和變化;我們善於吸收別人所長,再內化創新成香港獨有的特色;我們不怕變化,善於順應時勢變化而「執生」,靠的或許是香港人面對時勢變異時的堅韌,堅持而不固執。劉小康成立了用來創作十二肖的機構名稱是「文化實驗室」,不正正反映著這樣的精神嗎?


劉小康 Freeman Lau

叫設計師最興奮的事


「做一些普羅大眾可以接受的東西,付出的努力得到接受和欣賞,就是我們的實驗目標。完成一件設計作品後,我們還會思考如何將造型和概念轉化成生活中可用的東西。開始有利是封,接著試過做細小的雕塑如筷子座;羊年也有出品茶盤;兔年試將設計做成燈,但未成功,因為太完美,找不到開模的生產線;雞年出曲期餅,一出賣光;猴年出過充電器;馬年燈籠在PMQ掛滿也是很受歡迎。」


不斷在試驗設計一些普羅大眾可以接受的東西 (圖片提供: 文化實驗室)

劉小康侃侃而談當中不同的趣事,談到哪件作品算是最艱辛,他說是虎。「〈毅虎〉是由有「史力加之父」之稱的電腦動畫師許誠毅設計的。因為希望在雕塑上表現出虎紋,所以虎紋是雕空的,而鑄造中空的雕塑比想像中困難多了,那是在馬來西亞由專業的Royal Selangor鑄造,也要試造很多次才成功。意料不到的是造型凶猛的老虎放大了原來是超級可愛,似肥嘟嘟的貓兒。」


由有「史力加之父」許誠毅設計的〈毅虎〉(圖片提供: 文化實驗室)

既然十二肖是這麼深入民心的主題,究竟當中哪個作品最受歡迎呢?


「如一定要選一件作品的話,那應該是我老師張義的金牛吧!他真的很厲害,在開會時即席用紙弄了一隻牛出來,他要做出有紙的感覺的作品。從這個開始,他回美國後,再做了很多紙牛,我們在眾多模版中選了一隻造型來作為我們的作品。我們不只是使用那張紙來做,而是用3D 打印技術打印出不同大小,再加以雕琢來誇張紙紋。鑄的方法也很特別,是空心的。其實大的那隻也是空心的,很多人以為這個是實心的;放大後仍能保留紙紋般的肌理,表現如紙般輕巧的感覺,這是難以想像的。我們根據原意再加以雕琢,將紋理銜接起來。金色也是用新的方法做,非鍍金或鎏金。這個小型雕塑只做了128隻,這個真的很受歡迎,很快便賣完了。」 雖然我原本設定了一些十二肖之最來訪問劉小康,務求迫使他選擇出一些特別印象深刻的作品出當,但最後他還是如數家珍地逐一訴說當中的趣事和難關。


用開會時即席摺出的紙牛作鑄造模型的原型 (圖片提供: 文化實驗室)

本著香港人的大無畏實驗精神,只要定了大方法和目標,當中的細節不怕大膽嘗試,邊走邊試,在未知處或有更意想不到的突破。或許就是克服重重難關後做出理想的作品,才是叫設計師最興奮的事,這更讓我實在地感受到何謂創新。


進入豬年,將是十二肖的最後一個生肖項目,這次又會找來哪一位設計師或藝術家合作呢?「豬年會由我自己親自操刀。」一個甲子的大項目,由劉小康自己總合十一年的經驗而作結,這個想法是不難預計的。「其實最初也曾想做狗年的,是自己的生肖,但無論如何最後一年都是希望能由自己去回應過去十一年的故事。」


「可以透露一些內容給TARTEz的讀者嗎?」相信劉小康當時只是有個大概的想法,還未落實具體的設計方案。「暫時想和一些品牌合作,材質方面現時仍然想用大理石,因為未試過,很吸引;金屬、木、紙等材質的作品已做過很多,未試過做石,而石材則始終是意大利得最好,對自己而言也是一種學習。」 「那會是豬的椅子嗎?」我仍不滿足,追著發問,始終椅子是劉小康的常見作品題材之一。他露出詭異的笑容,不置可否地回應著:「會是延續自己的創作題目的,有些題目做一世也做不完。椅子?⋯⋯也算是合理的推算的,哈哈哈!」這個回應真引得人很想快些目睹豬年大作的出生。


再下一個甲子的開始


在豬年之後,〈十二肖〉這個實驗項目算是完成了嗎?實驗的結果又是如何呢?


「這個項目至現時仍未賺錢,但我很享受。如何做到最好,發掘新的設計/製作可能性,這便是實驗。而且能與不同朋友合作,每個人也有其成功的原因,透過學習別人的創作,他們的切入點、手法和態度,是很重要也很享受的學習過程。」因為十二肖的實驗目標不僅是設計「藝術品」,更重要是透過每個設計概念生產其他副線產品,將設計帶進生活裏去。「做副線產品時有很多嘗試和變化,例如我們龍年開始才找來台灣書法家董陽孜來為月餅盒寫書法字,很受歡,所以日後會請他協助重寫所有生肖的字再行製作;我們又曾經嘗試做生肖型狀的月餅,那也是項目中期才開始的。」而將設計帶進生活去還包括教育活動。「做鼠年項目時我們是頗注重舉辦教育活動的,做了36隻大老鼠,給三間學院的學生去繪畫。老鼠放大了後比較似豬,很有趣。有些參觀展覽的人指著說:『是豬來的!』另一個說:『不是!是狗來的!』。所以我想過豬年可以不用特別設計了,將老鼠放大後,換個豬字便可以,哈哈!」


十二肖的實驗也包括教育活動 圖片提供: 文化實驗室)

「再下一個甲子開始,即由鼠年開始,便會發佈新的〈十二肖〉系列。」對劉小康而言,

進入豬年並不是實驗的結束,而是要準備另一個甲子的開始。那未來的十二肖會如何走下去?「設計的價值就是從每一個角度出發,改善人的生活。當然,即使只是做一些小眾口味的作品,也是有價值的,但我希望能夠發揮設計的影響力。另一個十二年的目標,不是要找新的藝術家設計師去做新的十二肖,而是從已完成的十二肖作品發展出不同的生活用品,無論是兔形燈具、馬形月餅或雞形曲奇餅,它們都是其中的成功案例,而我們會再加發展,做出來的東西不是藝術收藏品,而是可以用,而且用得開心的。」


「我們早期有請教陳雲博士及民族學專家,嘗試由學術層面探討十二肖和現代華人社會的關係、有何影響;十二生肖和風水命理的關係等也有待研究。上一輪已探討了很多不同創作形式;下一步,除了普及化,也很希望探討傳統的價值如何影響人的生活。設計的價值,是如何改善生活。你的生活有選擇權,只是你如何去選擇你用的每一樣東西,選擇當中的觀點。」


雖然劉小康說十二肖項目只是一個偶然的開始,但我相信如何以設計結合中國傳統概念並將之普及帶進生活,是一直潛藏在他的心中的宏願。


生肖利是封和月餅也是十二肖項目的其中一部分



訪問撰文/阿茹

影片拍攝/打邊爐工作室

© Tarte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
Home